[文学]33夜(on)

更新日期:2022年07月21日

       今年的秋天, 周末的夜晚很冷, 夜晚显得那么漫长……他和她走在大街上, 路灯下的影子显得特别长。两条平行线的影子, 各自延伸到远处。她说:“反正还有时间, 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他说:“好吧。”他们要去的电影院是他小时候常去的电影院。星期天, 我父亲带他去了那个剧院。
       当时, 电影票是 1.25 美分。放映的电影有《黑猫警长》、《大闹天宫》、《哪吒闹海》等动画。他想, 那个时候, 她当时是不是也在父母的带领下,

和他一起看了同一部电影?可惜, 他们不知道, 时隔十多年, 他们会再次相遇, 再过两年, 他们又会一起奔跑。去已经改名的电影院。时间很巧, 9点40有电影。 9点30分在售票处, 买完票走进去, 里面的人就跟今天的工作一样——少得可怜。所以座位基本上是随机的。他和她找到了一个相当中间的位置。电影是新的。也是卡通片, 两个丑陋却又好笑的怪物……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丑的绿色公主……这时候他基本走神了, 一直在看着她。她似乎在认真地看着她, 然后说道:“要是我有爆米花就好了。”他说:“我去买。”她抓住他的胳膊说:“坐下坐下, 这么晚了有卖的。”他说:“那里的电影院, 我只是刚在那里看到。 ”她说, “你这么没脑子, 你以为还能吃吗?天冷了, 不知道还能撑多久。” “他说, “哦。”继续看电影。她笑得累了, 自然而然地靠向他。在某种未知的力量的驱使下, 他偷偷给了她一个拥抱……这个秋夜, 已经是十一点多了。钟, 两个人走在路上, 路灯刺眼, 路上空无一人……她说:“你害怕吗?他说:“你害怕是对的。一会儿有黑帮出来, 你会是第一个受苦的。我会逃跑。当你到达安全的地方时, 我会帮你报警。” “你不能说好话, ”她说。“我说的是实话, 至少我是诚实的, ”他说。“她说:“好冷。”他说:“我也是。”伸手摸了摸她的手, 像一根冰棍。她说:“保暖。”他把手伸进衣领里, 衣领确实比他的手还要暖和。他说:“你杀人。”他用力将她的手从他的衣领中抽了出来。两人继续前行。三十秒后, 他叹了口气:“还冷吗?” “我拉着她的手, 放在自己的中间, 一边呼吸, 一边揉着, 说:“这样不冷。” “她说, ”你真好。 ” 他说, “我一直对你很好, 你不知道吗?” “然后他就下意识地失语,

不再说话。 ……那栋略显陈旧的木制独栋楼, 是她的家。他对这座小楼很熟悉。无数天, 他走了许多弯路才看到。顺便说一句, 想想住在里面的她。虽然两年前的春天, 在这座城市的另一条路上,

他我曾经茫然地看着她的背影, 然后强迫自己忘记了她, 忘记了与她有关的一切。走到门口, 他说:“进去吧, 晚安。”她说:“你呢?”他说:“我要回家了。”她说:“这么晚了, 恐怕不安全。”他说:“没关系, 今天很高兴见到你。”她说:“我说我们就像家人一样, 永远是好朋友。”屋外一片漆黑,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 他的脸冻僵了。她冷着鼻子道:“跟我回家吧, 反正今晚你家没人, 这么冷, 你回去会生病的。”她拉着他的手, 走进门, 打开门, 走了。 走进漆黑的走廊, 没有开灯, 我踏上了三四年前还吱吱作响的木楼梯。他几次差点摔倒, 她一直拉着他的手, 一直到她在二楼的房间。当他进入房间时, 他发现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。墙纸和家具都是新换的。没有话题。 , 不然我这么晚还敢回家, 你真没头绪!”他看着桌上的书, 说:“你是在准备考研吗?”她说, “是的。”他说,

“有这么多书。 , 你能看完吗?”她说, “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北京给我的,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通过考试, 就这样左右摇摆。”一时有些难过, 但他还是做不到。和她在一起, 陪在她身边的是景, 那个矮胖的戴眼镜却又有点智慧的男人。怀孕。他拉开窗帘, 站在窗前, 口袋里揣着口袋, 发呆的望着天空。她关了灯, 站在他身边说:“看星星, 关了灯, 你看得更清楚。”他说:“你怎么能在这里看到星星, 我只是想看看你这样能看到什么。
       ”她说:“那你看到了什么?”他说:“那是黑暗。”有片刻的沉默。她说: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你看起来好颓废, 头发又长了这么长, 很让人不安!”他说:“当你要走很远的路时, 你会走在尘土里, 你不是你想要的, 你会苦不堪言, 更不快乐。”她说:“这个时候别打文字了。”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, 道:“你这两年过得还不错, 长相也不好, 怎么没来?来陪我玩吧。”他道:“我来找你有什么用, 我们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, 而且,

我现在很好, 你也过得很好, 说这些也没用。”她说:“那你今晚怎么又见面了?”他说:“因为这是命运。”她说:“哦, 你是个男人!”…… 她跑到楼下的房间, 发现了两条毯子。当他上来时, 他正在她的小沙发上发呆。他听见她在楼上楼下跑来跑去, 忽然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冒着热气。她说:“来吧, 擦脸。”他避而远之。她用手说:“我自己洗。”她拿着毛巾, 走上吱吱作响的楼梯到一楼洗脸洗手。看看她面前的镜子。它仍然是原始的。几年前, 他经常在这里洗头。然后, 她会高兴地用吹风机吹他的头发。当然, 这结果往往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发型。他上楼, 她铺好床, 他拿过被子, 坐到沙发上, 说:“这里没事, 睡这里。”她说:“沙发太小了, 不舒服。
       ”他说:“没关系, 这里很好, 睡吧。”她说:“你怎么这么尴尬。”关掉灯后, 他蜷缩在沙发上, 一会就觉得浑身酸痛, 只得动了几下才好受些。床的另一边, 她幸灾乐祸地说:“我知道不舒服, 有些人就是这样。”他愤愤不平, 翻了个身, 坐在沙发上, 盖着毯子, 想抽根烟, 可惜他在口袋里搜了我晚上刚买的那株山茶花。这时, 已经过了三分之一的夜晚。她说:“你在做什么?”他说:“没什么, 睡吧。” …… 他裹着毯子在沙发上睡着了, 然后猛地醒来, 打开手表的冷灯, 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他听到她在房间里轻柔的呼吸声, 但他能听到。房间里的一切都比以前更亮了, 当然是因为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。他突然想到, 此时外面的天上应该有星星。会有萤火虫吗?废话, 秋天的萤火虫从哪里来?也许甚至没有星星, 也许。有那么一瞬间, 他很想把她叫醒, 说说星星和萤火虫, 但又觉得这样做不妥。毕竟现在太好了…… 他悄悄走到床边, 弯下腰, 伸手抚摸她。长头当他停下来时, 她的手抓住了他。他想抽回自己的手, 结果却被她拽着坐到了床上。她从床上爬起来, 靠在他的怀里。她说:“我不想让你难过, 你知道我不想看到你这样, 你能理解我说的话。”错了。”她说, “你答应我, 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。”他用下巴摩挲着她的头发, 说:“我早就答应过你了。”不

Copyright © 2001-2018 山东纸业有限公司 shandongzhiyeyouxiangongsi (www.framboisye.com) ,All Rights Reserved